岚月旋

一生无悔入动漫小说,永久坚信其绿洲誓言
彩色之翼会长

目前同人文跟自创皆发,更文速度不定,主全职,然而其他动漫小说也看!
(时常会进行重覆修改
近期将对目前七篇文章进行内容修改和备注增加,届时会删除重发,望旧雨新知继续支持!

涉及小说圈、cos圈、绘画圈、动漫圈、语c圈、游戏圈等,原本混贴吧冒天现也打算来这晃晃的湾家人,非专业但诚心喜爱的小透明,随时欢迎聊~

林方《日记,想法》

前提

*cp林敬言×方锐

*5/1林敬言生贺

*梗为一时脑洞

 

*后半参考B站涤非[降调/全职高手]只因当初遇见一瞬间,命运从此转一圈(林方场合)、及[降调/全职]曾经的队友,后来的对手篇(林方/乔高/双花)中的林方部份 

→故搭配以下音乐食用更美味~

 夙念(林敬言视角)

 把你信仰(方锐视角)

 #

 梦在远方(林敬言视角)

 看得最远的地方(方锐视角)

 *ooc有

 *全程林敬言视角

 *日记想法不停切换,不喜者慎入

 *结局 甜/he

 

想跪大神吗?想看A光吗?

想互相伤害....咳,互相催更ヾ(`・ω・´)?

 

那么那么好的林方,缺粮吗?缺友交流?缺梗?那么就来那么那么好的群吧!

以下群号:322868073

-----------

 

“林先生,请问只有这些东西吗?”

“对。麻烦了。”

“不会,在这里签个名?”

“啊,好。”

“谢谢,我们这就开始。先坐旁边休息吧!”

“拜托了。”

  目送搬家公司的人员开始忙前忙后,林敬言即便有些不好意思,却也明白那是对方工作。礼貌回应完就自个儿识相地闪角落去。

  盛夏,蝉鸣。不远处马路边上、建筑工厂蒸发着什么似,阳炎歪歪扭扭的模糊来往行车,“呼……好热……”抹了把汗。发现遮荫效果真不是一般差,他将随身包带着打过招呼,放弃硬撑便躲到隔壁的便利商店。

  幸亏还有位子?坐下灌了瓶水,歇息间抬手拿出包里的一个小册子,面露怀念地把玩。

  封面上灰黑色系又张狂的「呼啸」二字极其显眼,另边则是荣耀标志,底下日期看来挺久以前,翻开内页还有上上任队长的签名。幸好虽然不见一阵,曾经好好收藏的行为倒也有功劳吧!边角模片难以避免地卷起花,却不至于书页毁损。

  他其实有写日记的习惯。

       不过并非严谨地每天续写;灵感突发、抑或发生什么事情特别让人印象深刻,才会心血来潮记上几笔,倏忽想到战术相关,有时就直接利用空白处思索和备注。

  这次整理房内时意外翻到,林敬言想想也无事可做,便看了起来。

 

林方《日記:1》

  我真的来到训练营呢。

 

  主管发下周边本,虽然自己早有买,不过总有特殊的感觉吧。

  那什麼,以前学校常搞活动……像时光信、或是未来愿望?

  嗯,做个纪念。

 

  林敬言,你要好好干,争取队内名额不被淘汰,然后在职业联赛中夺冠!

 

林方《想法:1》

    “哈,当初真热血。”忍不住喃语。

  是啊,年少轻狂。就算是现在常被人称赞思绪清晰又会做事的「林先生」,何尝没有年少轻狂过?

  而他们这些职业选手,初入之时又何尝不是抱持满腔热血与梦想呢?

  

往后几页,只描述些平日琐事。最初因新鲜劲仍继续坚持,但显然记录里不满一个月即消停,甚至直接跳过很长时间。

  忙起整日不变的訓練哪還記得。心道。

 

林方《日記:2》

  知道吗?我被封为「第一流氓」。

  为不负称号!加油。

 

林方《日記:3》

  呼啸队长。

  梦想过的成真,但这职位本就不是那么好做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林敬言,你准备好了吗?”——今后,这本周边本会有自己。

  嘛,偶尔该练练。到时印出去可改不了呢。

 

    “无论准备如何,都已是确定的事实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我会尽力。”

 

林方《想法:3》

  看着下方好几个签名,不禁觉得可爱得紧呀!

  或潦草、或方正,最后定案:劲是柔刚并济,混为一股随性又清晰的字迹,像要把“林敬言”记载……深深刻入众人脑海。

  生涩地、逐渐蜕变地,带着年轻特有的期盼活力。

 

  当上队长,事情自当多了起来。日记看起来更似随笔。

  经理吩咐的。

  比赛赛程。

  战术思考。

  熟悉队友。

  相关人士联络号码。

  训练营训练生。

 

  满满荡荡在呼啸的回忆。

 

林方《日记:4》

 

  今天来了一个气功师新人。

      上面从蓝雨营挖来,似乎对其挺满意、加上尚未定型,打算让他练流氓作为接班人……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这样可马虎不得,明天再去好好接触下吧。

 

林方《日记:5》

    “性子活泼,才来一天就在训练营混得生龙活虎”

  这个评价也不算假,但最初见到时,第一印象却是极为乖巧。我后来在经理建议下作为东道主接接风,那小子卻是撑不住几條街的美食、一個勁地眨巴那雙真诚大眼,搭配幽默谬論,可逗得自己無奈!

  方锐?还挺有趣。

 

 

林方《日记:6》

  这次仔细观察了他的操作——意外,却又像意料之中?

  「果然是他」般自然涌现心头。没有训练营里那种一板一眼,反倒混杂野路子的风气:但也不是胡乱来,每一步其实都有思路,甚至陷阱就埋藏在看似不起眼的地方……

  嗯,好苗子。

 

 

林方《日记:7》

  今天自己和方锐在训练场打了好几把,顺便要让他熟悉明瞭各职业差异。

 

  不过。

  让人眼睛一亮的是,盗贼似乎比流氓更适合他?

  这还要再跟本人与上面询问。

 

林方《想法:4&5&6&7》

 

  新血。

      方锐确立转盗贼。

      战队间的磨合。

 

  这篇之后,时间线显然因为这些而隔了挺长时间。

     “哎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再开始时,笔记本上已经是他们当初像发现新大陆、热络探讨双核可能的纪录问题。

 

 林方《日记:8》

  明天要上场了。

  准备许久,谈着梦想……真是,沈浸的野心都被他搞得热血沸腾。

 

  说实话我很少这么自信直断,当上队长更是如此,但现在难得的很想宣告——明天一定会赢。

     “不是要赢,是能赢!我们呼啸肯定可以凭自己争取到!到时候,老林,一起拿下冠军吧?”

       我相信方锐讲的,相信,未来会朝着梦想前进。

 

林方《日记:9》

      成功了!

 

  今天真的成功了。

       真是……太好了。

 

 

林方《想法:8&9》

 

  垂眼,手拂过那些激动的痕迹。

       他永远记得那时。他们一起并肩作战,相差的岁数不会有隔阂,他们拥有共同的、美好的追求。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……”

      自己到底有没有察觉?就算有,肯定也是逃避精神吧。

 

  日记里逐步被方锐「占领」:喜好,趣事,生日,私人资料。

       目光轻易自然地容下一个人的存在,不自觉的宠溺,不经意的惊喜。

       互相的好感早已于两人间发芽、茁壮,点点滴滴纪录其中。

 

     “有些令人难为情啊……”扶额,轻笑。

 

 

 林方《日记:10》

 

    鬼迷神疑          唐三打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犯罪组合    

 

  方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林敬言

 

林方《想法:10》

 

  脑海不由得浮现回忆。

*

  打开房门,瞧见熟悉的人影猛然跳起:“方锐?”

    “呦?林大大去哪这么晚回来?”转身面对自己,斜靠电脑桌如往常嘻嘻哈哈,手卻背其後,有些可疑……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从正经八百的「队长」至略显猝狭的「林大大」,再到随性自然的「老林」;伴随其称呼的变化,似也代表俩人关系及展露出内心的程度都逐渐不同、靠近、默契。

 

  所以轻易看穿方锐打算掩藏什么的心思后,便仅走进:“和开发部讨论事情。”瞇眼瞧向自家副队,“我想,你不只是要问这个?”

    “没。”微顿,“呃、好吧,你猜对了。”又释然地直接承认。不再掩着腋着,抬臂挥挥一本册子。

     “——!”

      辨认出物品,即想也不想地上前快速抓住对方那只灵活转动、引以为傲的黄金右手,夺回本子:“你看了?”沉声。

     “蛤。”被动作一吓,方锐显然有些懵,“看是看了……”心虚地不和自己对上眼。

  

     这家伙。叹息,抹把脸便去床铺坐下:“抱歉,刚刚有点激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偷瞧确认没事,胆子又大起来,“怎么?不就日记嘛。”晃到眼前扬眉挑逗,“没料队长以前这么热血?而且对我挺上心啊?”揶揄。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……靠,死崽子。

     “噗哈哈哈!”方锐啧啧几声,“不闹你了,脸都黑成这样,打算学霸图那谁呀?”

       他过来,在我破罐子破摔的注目下翻开册子:“你看。”递原子笔,脸上得意至极。

       “?”

      闻言,低头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「犯罪组合」四个大字,上头是帐号卡名、下头还有对方的签名。

     “还愣着干嘛?快签快签。”那双眼睛明亮得耀眼,泛着无法明说的情绪,“成功在周边留名,但接下来可是犯罪组合的时代!不只荣耀,你的日记肯定也要刻下方锐啰!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性别什么的社会压力什么的全被抛诸脑后、日亦增长的情感亦猛地涌出——莫名的冲动让自己扶着他的脸即吻上:“我会。连你的一辈子。”放开,于对方耳边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随之在对称处动笔:四个名字围住,化为组合深深记入内心。

 

      “……你说的哦,一辈子。”微喘气,方锐难得醭红着脸、表情却像是从猎物那赢取奖品,在说「你被得逞啦!」似。

        好笑应答,“嗯,我说的。”

 

       完全不改其本性,可就这点吸引人。

       既然猎人是咱们的全联盟第一盗贼,那陷阱再简单,自己也甘愿当猎物。

 

*

  那之后,他们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自然地像是本该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注目的眼神越来越深沉,呼吸,思绪纷飞。

 

       但没想到,最后结束的仓促

 

林方《日记:11》

 

  再见。

 

 林方《想法:11》

      一芍时光,带来你,也带走自己。

 

 「以下克上」,一句年轻人的自信野望,显现终将来临的无奈困境。

       但也或许仍然不甘吧。

       怕在泪水中不得已地错身梦想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他想,最后一把了。
  无关乎战队,只为自己奋力赌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能否抵达?不清楚。而现在的环境,是肯定不适合自己抵达。
  于是清晰决断的选择转会——
  带着倔强、期盼,还有一丝可惜。

  

       想与方锐共同夺冠的夙念太强烈。他怕自己后悔,只敢在本子里留下冲冲道别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“……”
  争夺曾经约定好一起拿取的,破坏为此长期建立起来的。
  明明是那么痛心,却又有些释然。


  他看着他。
  他陪着他。
  受伤了,他鼓励他,但不扶他。
  成功了,他感谢他,但不让他。
  他们冷战过。
  他们拥抱过。
  他们,追求冠军。
  而犯罪组合的荣耀,也早已经互相刻印,从最初自己的全部到认识他后的全部、经验、收获。

  他知道他。他也知道他。

  所以「林敬言」如梦初醒:遇见那刻,才知初心不变。
  不论冠军最后属于谁,他们都会带着对方梦想抵达,化为两人份的荣耀。

  

       而现在只需要全力比赛。
  只是畅快的打一场。
*

“完全记得那时感慨呢。”往后看了几页,禁不住道。

 

 林方《日记:12》

       林敬言,你个傻逼。

       留下这个什么意思?说好的约定都开玩笑吗!

 

林方《日记:13》

  

       变天了。 

  稍微明白你当初的决定了吧。

 

  总是放不下,又把这日记拿出来……我不知道我们会不会一直走下去。

  但「方锐」可不会就这么向命运投降!

 

  所以,老林,比赛见。

 

林方《日记:14》

    我以你为荣。

    我以成为职业选手为荣,仅此而已。

 

林方《想法:12&13&14》 

      自己写完再见丢下的日记,在比赛后的通道被还了回来。

 

  第一篇是呼啸的他,第二篇是兴欣的他。

  用潦草字迹,肯定地写下我们分开后同样默契的思绪:就是为胜利而不服输罢了。

  然后我对方锐笑了笑,掏出笔在最后一页回覆。

 

    “当之无愧呢,第一气功师。”拥抱时重新塞进对方手里,“加油。赢得我们的冠军?”

 

林方《想法:15》

  从没壮烈地吵架分手,自然无需矫情谈复合。

      退役,让自己轻松许多,却也闲得发慌。游历、再兼几份工,偶时再前去拜访兴欣;但更多时候为方锐突袭过来……

  明明很忙才对。

    “真是的。”他俩恋情,在外常被感觉是单方面宠溺,这说法却挺让人不以为然。

  想法细,又是先追求,不论前辈还是队长身份,指引、着想,个性所致,我自当心甘情愿顺成为给予一方。

  而方锐呢,商讨后倒也心安理得接受照顾。但要说他没付出,就是笑话了。

 

  两个二十几岁专注于游戏的汉子能有多少浪漫想法?但惊喜,过节,甚至做爱,在最初的矜持后,情趣什么的竟由对方爽快负责。

  忽地在一起,倒绝非乱来:无需山盟海誓、需要两人共同营造的事,或直接或腻歪,也就那样过了。

  像是本该如此。

 

  今天搬家,正因打算同居,也好方便恋人别总两边跑。打扫出这本,显然是之前他没带走,才辗转又留下的吧?

 

  手机铃响,搬家公司的人来通知。

    “喂?……好,知道了,等会过去。”摇摇头,收起本子,正想着什么,刚要走出商店自动门时手里的手机突然就再次振动,屏幕跳出QQ,划拉开私窗,发现是照片及ㄧ句话。

 

[荣耀联盟出版,第一气功师海无量/兴欣战队方锐选手周边note与比Ya的一双手.jpg]

       老林老林,怎么样?厂商送最新样品来啦!

 

     “咦?”怔愣片刻,我先走至旁边角落以防挡到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怎么?不是第一次收吧,之前呼啸就有过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有归有,感觉不同嘛!

       ——是是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嘿,要不要用这个写个交换日记?

       ——交换日记?搞这啥呢?

       ——突然想到,反正放着也太浪费。何况你用你的写过,补回来刚好?

    “……噗。”这样看来倒省得再跑一趟,减少被认出的麻烦了。

 

  万里无云,艳阳高照。

  门打开的瞬间热浪扑面而来,“呜哇。”感叹肌肤被冷气吹凉后之再度升温速度,压压帽沿,思索着买袋冰回去?耸肩,敲完字即重新迈开步伐。

       ——好啊,等我。

 

林方《日记,想法》结语

 

       幸好,他们默契一如既往。

 

  他很感谢他。

  而且他爱他。

 

END

评论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