岚月旋

一生无悔入动漫小说,永久坚信其绿洲誓言
彩色之翼会长

目前同人文跟自创皆发,更文速度不定,主全职,然而其他动漫小说也看!
(时常会进行重覆修改
近期将对目前七篇文章进行内容修改和备注增加,届时会删除重发,望旧雨新知继续支持!

涉及小说圈、cos圈、绘画圈、动漫圈、语c圈、游戏圈等,原本混贴吧冒天现也打算来这晃晃的湾家人,非专业但诚心喜爱的小透明,随时欢迎聊~

卢刘《顺其自然》(遲發)

*卢瀚文生贺
*cp为卢瀚文×刘小别
*可搭配音乐(刘小别视角)和(卢瀚文视角)
*甜向HE,傻白甜
*内容为直转弯卢×gay别
*含QQ聊天体,另因不擅故无网游打戏
*时间线有误之处请见谅
*一点点黄少天出现,不过可能略崩(。
若有任何OOC处见谅orz
*私设小别初中碰荣耀,高中被发掘,而後再成正式选手
*排版有问题见谅(;´Д`)
*另外十分感谢卢刘群里太太们的灵感启发///
包括中间人小都和其亲友程暮出借的图梗(耳机耳罩)
*雷者不喜者慎入

#开始#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流云】
流云:小别前辈——我好期待明天去你家玩哦!大概10点会到B市,前辈来接我?
飞刀剑:蓝雨那边确定ok?说实话你还小,真的有办法自己搭机吗?找个徐景熙之类的陪?
流云:嗯嗯,队长跟黄少他们都知道。不用啦、都坐那麽多次了相信我!
飞刀剑:好吧、机场见,东西啥的准备没?
流云:连续一个礼拜的量我都自己包特别好样哦www
飞刀剑:......有就好。
啧,早知道当初别答应你,麻烦。
流云:怎麽这样orz
(玻璃心碎一地
飞刀剑:别装,捡捡黏起来就得了。
流云:......好毒!前辈你这样是会失去我的/可怜兮兮的瞅着他x
飞刀剑:又不是一天两天认识。
那好不容易能来的机会可惜罗?
流云:不……等等!前辈你不会失去我的!/扑上去扒着他xxx
反正明天一定要来接我哦哦哦
飞刀剑:知道知道!/好笑瞅
飞刀剑:我先弧,掰
流云:小别前辈掰掰!明天见!
@
《刘小别视角》
阴霾的天空,街道行人来来去去、逐渐稀落。
窗外半开,飘进隐约可闻的湿气,带着些许霉味。
一滴,两滴......
水珠打在玻璃板,一下子就夹带轰声、 哗啦哗啦显得来势汹汹。
下雨了。

仿佛受天气影响,跑了几遍日常必需训练後,便略烦躁地关掉电脑。起身,经过时顺手关窗户以免雨水溅进房内;枕臂躺到床上,脑袋浮现刚刚QQ上的对话。
“到底是怎麽搞的啊......”几乎称得上迷惘的低语自口中流洩而出。
感到麻烦不是骗人、无奈情绪也并非作假。但,那一确定对方真要实践之前意外定下的约定後、心头忽而涌现的些许期待呢?

别闹。
这肯定是错觉吧!

......话说回来,我们俩是何时熟起来的?
好像就这麽莫名其妙,不知不觉中?
@
《第三人称视角》
刘小别是个gay,而这件事除了他自己也没什麽人知道。

当时毕业旅行原本打算一直泡在荣耀把等级跟手感练回,但几个歪点子多的室友邀约,他们便开始共同进行俗名「偷看A片」的「研究」。禁不起好奇心、在起哄中造成的玩笑不一会就令饭店房间温度直线上升;还算纯洁的少年们努力看到前半处,已经陆续有人冲往浴厕......
奇怪?
看着平板画面里白花花一团纠缠、娇音秽语,仅感耻度的少年却没有产生太大「冲动」;反而是室内其馀同伴加重的呼吸,浴室传来的水声更吸引注意力。

恍惚着将女优於脑海「性转一下」,他很惊愕很悲摧的发现下身似乎硬了。
@
美或帅之事物谁不喜欢?

刘小别会和同学八卦某某班少女飘不飘亮,也不是没有听说自己被哪个女孩暗恋,尔时再探讨另个号称校草的帅哥到底被告白过几次等等。
我当然喜欢女的吧,只不过还没对谁动心而已——至少在初三大考前都是抱持这种想法的。
发觉性向跟常人似乎不太一样,当然烦恼过。
上网查了关於同志的资料,依旧心境混乱......谁也没料到,因为暂时逃避全心投入荣耀的结果竟是在中草堂里抢Boss时遇见夏休期下至网游协助公会的王杰希。

观察、说服、心动、和家人讨论、签约、停止申请高中、进入微草训练营、以着手速天分成为第七赛季出道的职业选手!极度自然地,青春期特有的烦恼於一连串活动中被完全抛诸脑後,丢到九霄云外。
待得重新回想起,已是第九赛季,还是跟袁柏青、许斌及柳非的随意话题。
——感情的事,等缘分来再思考。自己实在不敢也不擅,待时间过去终有明白的那天吧。
如果真的无法喜欢女生,也不想拖累人家......大不了不结婚嘛!
反正本就没多急找伴、年龄也不大,就别钻牛角尖?

一个人也很好。他心道。
@
《刘小别视角》
“小别前辈用我的耳机啦!那个我帮你收起来。”
“为什麽?”
“用耳罩的话就不能共用耳机了啊!”
“......”
现在已是隔日,无语瞅着卢瀚文自下机坐上计程车就气鼓鼓地双手挥舞手里耳机,然後用眼神、看啥世仇似直盯我正放肩调整的耳罩。

靠!每次都要说这种让人误会的鬼理由,故意的吧?

无奈取下:“耳罩我自己收。”伸手,看到蓝雨小鬼愣住不由皱眉困惑,“干嘛?拿来耳机啊。”
回神,卢瀚文急急递出一边,同时眨巴眨巴眼睛:“前辈你怎麽突然想答应了?我还以为——”
“不要就算了。”
“要要要要要当然要!”赶忙塞耳机,抢走手里Ipad随意选了一首日语歌,像是生怕我反悔,“小别前辈我睡一下?”
“飞机上没躺吗?”
“有......可是还是会累。”
“得,10分钟,要睡快睡 。”
得到应答,熊孩子脸上冒光,闭眼就往旁边靠——我的左侧肩膀。
“......”
尼马可没允许他躺我啊!
算了。

垂眼望着外面阳光照进车厢,微尘闪亮亮地飞扬於空;明明早已过14却依旧稚嫩的脸庞被映得发亮,一头棕发任由从窗流泄的风吹拂,抿着的脣微微勾起、表情像是满足。
为什会满足?想阻止继续往下想,却还是忍不住在这样静谧的气氛里,偷偷观察卢瀚文。

反正他看不到。对内心辩解。
然後,低低哼唱在我俩之间迴盪的异国歌曲。

不明白其义,却很好听。
@
明星赛破记录那天,就算在往後的职业生涯中也无疑是一盏明灯,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。
直至现在仍很清楚记得当时的情绪与想法......所以才感到奇怪。

——卢瀚文或许厉害,但不够格被放在眼里。
并非自负。相反地深刻明白小鬼终有一天能达到自己、更甚黄少天的高度;每个後起之秀,在职业圈里都有无限希望的。
但「刘小别」,真正追求的从来直指「剑圣」之称,是那个剑系第一人的荣耀之冠!所以,不能、也不愿被一个新人绊住。

我曾经这麽想。
事实上,现在依旧如此。

然而不知为何,这位如所料进步神速的小剑客,偏偏在全明星那场之後忒爱私窗水聊、卖萌打滚耍赖求pk,利用心软无奈跟下意识的竞争心,一步步蚕食进日常,逼得自己眼里出现他......
绝壁是喻文州那个战术心脏影响的吧,妈的!有些咬牙切齿,忿忿不平地。
@
《第三人称视角》
回到家,帮提着一些行李放至客房,刘小别转头:“吃过早餐了吗?”
“还没耶,前辈呢?”
“也就嗑个土司垫胃。嗯......现在也懒得再出门......”思考,随即拍了人头,“你先整理整理东西,我随便下点面将就吧。”
听罢,卢瀚文睁大的眼里闪着好奇:“小别前辈会煮食物?”
“还行?偶尔回家帮家里打下手。久而久之多少会一些。”
“哇......”表示赞叹。
刘小别挑眉:“你不会?”
“呜、我就学过煎蛋或炒菜这类的而已。”语气有点心虚。
“没差,反正能养活自己。”无所谓地挥挥手,对这个答案没太大意外。
“嗯嗯。”
“嘛不跟你继续扯,我先准备早午餐去。”
“好!待会客厅见!”
卢瀚文笑得灿烂无比。
总觉得气氛好像、哪怪怪的?转身,微草剑客莫名想吐嘈什麽,思索半天决定直接放弃。

嘿嘿,这是叫老夫老妻吗?感觉真好!蓝雨小剑客美滋滋的陶醉其中,手上速度也不忘加快。
前辈做菜的样子......真令人期待!
@
“就跟你说别一直靠近,还这麽不小心,是要我怎麽跟队长交待啊!”碎念,有些头疼地将ok蹦「啪」的黏上面前人右脸。
“咿唔,痛......”卢瀚文泪汪汪嗷叫。
刘小别眯眼:“还知道痛啊?别人是切到手,你还能搞到脸受伤?也真有「风格」。”後两字特别加重。
“对不起嘛......”知错的少年缩缩身子,低垂着头偷瞄面前发怒的人,有些沮丧。

回到20分钟前;刘小别在厨房煮面,收拾好後的卢瀚文凑近想帮忙,但他嫌烦让其先回去外面等——结果小鬼可惜地走出时脚滑跌倒。
还好。手跟人都没啥大事,就是脸颊擦撞到。
想起当时,刘小别皱了皱眉;仿佛其一瞬间快呼吸停止的惊吓可以因此稍微缓和。

“小别前辈?”
胆颤语气,迟疑地小声喊道。
“昨?”重新将视线放到少年,可怜歉疚的模样令人只得叹口气。
“我下次会注意的。”
抬手拂自己的脸,卢瀚文瞅向地面:“所以前辈不要露出这麽可怕的表情好不好......”音调低落。
他是真的第一次见刘小别焦急扶起自己後、随即冷冷质问的态度。
以往就算闹得狠了,前辈最多是炸毛的关QQ或是敲头泄忿,很少对我怒骂,更甚这种不留馀地及情面、沉闷而喘不过气来的压力。
微红眼框,少年略感委屈。

就在此时。

“......啧。”摸上自己头的好看手掌,力道粗鲁,“知道就好,吃饭。”无奈,还有着连出声者本人也无自觉的宠溺。
“——嗯!” 卢瀚文顿时获得加血。

栽的真彻底。微草光剑使想。
“小别前辈我好喜欢你......”
砰咚!
“煮的食物哦,真好吃!”
卢瀚文笑,极为纯真无邪、耀眼夺目。
“......哦。”尼马。
蓝雨重剑使,击杀对手!
嗯?好像某场网游里的对决?
@
卢瀚文是个直男,这大家都认同。

曾喜欢隔壁班的女孩子,也从没想过男生跟男生在一起。
王子和公主在一起。童话都这麽说啊?
年纪小小并没想过什麽,比起情爱之事,他更多的将精神放在游戏上;进入蓝雨训练营,成为联盟「史上最年轻」职业选手,其实只是拼着一股初生之犊不怕虎、青春特有的热血活力。
“少天少天!今天会长带我去抢boss时遇到一个手速很快的人耶!”
“哦?是有潜力的公会成员还是拾荒的还是路人?话说你不要以为签约确定加入我们战队就骄傲自满没大没小啊、少天是你可以叫的吗好歹称呼副队长呀是不是是不是!”
“不是啦!对方好像是微草的职业选手,还跟他打了一场——可惜最後不够尽兴。”
“啥?职业选手的话不就姓刘的那家伙......差点是何情况?就算没赢也别放心上呀毕竟人家好歹是你前辈、啊,话说这样你不就曝露给微草的人知道了,王杰希那家伙可精明得很!不过差我们队长一点啦哈哈哈。唔反正我相信你在赛场上依旧可以杀他们个措手不及!”
“不......是我赢。”
“咦?”黄少天愣了愣,随即大喜过望地揽过卢瀚文肩膀,“好样的不错嘛吓死对方!走,我带你去吃个好料!”
“不去食堂哦。”
“还敢挑?咱们蓝雨食堂在联盟也算得上有名气别身在福中不知福啊,堂堂本剑圣、副队长,请你还不要?胆小大到没天啦这怎麽行!”
“咿咿咿别扯脸会疼会疼!”
@
刘小别。他喃喃念道,记住这个後来得知的名字。

赢了前辈,高兴不是没有,但总觉得那场比试不够公正。
——虽然在网游中除了竞技场也很难有所谓公平。

据说於联盟里也排前的手速吗。全明星新秀挑战赛,卢瀚文眼里闪着斗志,跃跃欲试地向微草剑客提出比试。
就算过了许久,他仍惦记着;他想看看自己有无成长,同时也想证明。
证明,自己能赢一次、肯定还能再赢一次!他「想」光明正大的比一场,结束去年网游里未完的决斗。

少年握住高上自己许多,有着淡漠气息的前辈的手,“请多指教!”
@
《卢瀚文视角》
输了。
刚尽力,双手都还有些发热酸疼。

跟少天果然不同风格啊。早就知道的事、但仍在最终好不容易碰上时感到难以应付;应该说,更难缠了。
也是,进步努力的不会只有我,是吧?边走出场地理解到。
虽然不甘,却也有种释怀。

唉,好厉害啊,幻影无形剑那招应该有破记录了?不知道......正回想着内容就听到全场忽而躁动的声音,有些困惑地注意场外投影——

刚好瞅见了飞刀剑手中光剑直指黄少天的场景。
@
《第三人称视角》
嘴里嘟嚷着,黄少天看到卢瀚文回来就凑过去表示“刘小别那家伙就是忌妒我剑圣嘛你说是不是?比他个中指都算便宜他!啊输也不用在意、未来你再把他打得父母都认不出我准了啊”算是抱怨兼安抚,却只得来一个白眼, “你好烦。”
“......!” 
蓝雨的剑圣感到孩子进入叛逆期的淡淡哀伤。

“少天,安静。让小卢自己沉淀。” 喻文州抢在他家副队长再度开口前制止。
“是......”不想说话了!
@
卢瀚文很郁闷。
他甚至产生忌妒黄少天的想法。
应该说,还有点生气。

他觉得刘小别没把他放在眼里......
为什麽没办法被小别前辈放在眼里呢?
我明白,剑圣这个名号的确在剑系操作者的心中都会是个目标、无论刘小别、包括自己。
我明白,自己的能力还不够强大,经验不够多态度不够成熟......任何一个前後辈永远有这样的差异。
我明白,现在的心情只是闹脾气。
但清楚归清楚,不高兴还是不高兴啊!未成年的少年,在床上滚来滚去、内心满是不平衡。

“啊——小别前辈好讨厌!”蹬脚,卢瀚文爬起来冲去电脑前打开QQ,小窗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微草刘小别】
流云:在吗有空吗
前辈你可不可以陪我pkpkpkpk!
微草刘小别:......蛤?

@
《卢瀚文视角》
“换你洗澡罗。”随意拿着毛巾擦头,前辈走出浴室唤人一声。

电视机还播放着新闻,拉回神游的灵魂,转过头应答时却懵了。
微敞的领口、露出一截锁骨,发稍滴落水珠打湿肩衣处,因蒸气温热而泛红的脸,使他散发些许慵懒——打住!打住!
“前辈我去了!”慌忙站起,我抓起盥洗用具愣头磕脑就往厕所跑。
“啊?哦、喔......急什麽急啊真是......”刘小别显然有点懵。

——哇呀呀呀我到底为什麽弯了!
蹲在浴厕地上,抱头烦恼着。

最初想让对方别无视自己的想法开始变了样......
「只要你看着我,现在也看着我」这样的念头已经转化成不仅仅是游戏里、进一步侵入现实。

每周死皮赖脸的私讯骚扰,却也逐渐混熟。知道了前辈喜欢听的歌,喜欢做的事;偶尔透露的琐碎习惯,常常抱怨食堂又有什麽、谁谁说了什麽;还知道前辈也会在训练时小小偷懒,还有,从没关的耳机听见比电脑里所展现、更加活泼的他等等。
嗯,以及当自己拉下脸卖萌,刘小别都特别没辙,就算常没好气地回,其实也总有某方面的退让。
@
《第三人称视角》
脱完衣服打开莲蓬头,浇灌水柱暖和身子,卢瀚文笑了起来。
恋爱的那种,忒傻。

後来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喜欢,还是某次全明星後跑去微草找刘小别的事了。
当时突然下大雨还找不着人,他有些沮丧就想回蓝雨借住的酒店,“喂,你不怕感冒啊?找我也不事先说。”接到消息急忙从住家赶来,顶着半乾的黑发、前辈随性套件便服拿着伞,挡在面前阻止自己往外跑,“直接来我家?等雨停再回去吧。”揽肩,似乎是刚沐浴完、混合男性特殊的气息,却有种淡淡的香,给人莫名强烈的安全感......
於是小小少年日积月累的情绪倏忽爆发,动了心。

刘小别嘟嚷着回去又要洗一遍了,後头一只则糊里糊涂地跟着。
“干麽?”困惑熊孩子烦人的目光。
“没!谢谢小别前辈。”
突然觉得你很帅而已。

 

卢瀚文回酒店透过万能(罪恶)的google小姐及度娘,知道「同性恋」这词,一开始还是反感的。

 

两个男生,感觉很奇怪啊?
可是看久点,或是代入小别前辈的话,好像又可以接受......
@
那天之後,没什麽太大改变。

就是每周一次的骚扰提升为三天一次。
刘小别愈来愈会在不自觉中跟袁柏清抱怨起蓝雨那个小剑客昨的。
依稀察觉到什麽的俩队长,表示只要别影响赛事就无所谓。

还有,卢瀚文承认自己喜欢上刘小别了。
@
“嗯?你不怕癢?”
“嘿嘿,你试试呀!”张开双手,他任由对方举动。
见其真的毫无反应,就只有咯吱窝才会躲上一躲,“不好玩。” 
刘小别略感可惜地想。
“唔, 前辈你呢你呢?刚刚都被捏好几下不公平啦!”
少年眼神飘移,像在搜索目标。
“那是你欠打......等等,靠!喂哈哈、停!臭崽子!”
突袭成功!
“噗!前辈你会怕唔咿噫家暴啦不准动粗——”化为悲鸣惨呼。
“你妹的家暴!”
“等咦、啊......”
“卧槽小心!”

砰!

@
大约半小时前,洗完澡难得窝在沙发看电视的两人突然打闹起来;好一会结束,早就衣衫不整气喘吁吁,最後还往旁侧摔,幸好客厅铺有垫子,刘小别还护住了卢瀚文——疼归疼,倒无大碍。
“呼、哈......不玩了......”
哑声,脸微红,刘小别自我懊悔被影响得幼稚,整个人摊在地上深感小孩子的活力实在太恐怖。
陪着滚几圈,压在前辈身上的卢瀚文愣是花了好几秒搞清状况,再花好几秒瞅向其难得狼狈的模样,犯完花痴10几秒猛然爬起冲去客房,“前辈对不起我拿下东西!”

“......”这家伙搞什麽?
刘小别无语。
@
至於趴到床上烧焦的少年正纠结地内心呐喊:我想什麽怎麽可以对小别前辈硬啊啊啊没被发现吧?
就是题外话了。
@
《刘小别视角》
12月,浪漫的圣诞节快要来临。

屋外寒风刺骨,屋内却也死气沉沉。打开窗呼出一口白烟,静默着待它消散,像是能带走什麽烦忧。

街道行人三三两两,商店早已开始放上宣传,忙碌,喧哗,像是被世界抛下的错觉,回忆起刚刚看到的聊天记录,他竟有点手足无措。
上次全明星来家里不久,即迎来小鬼生日......
然後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流云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星期六10:30
流云: 因为前辈同意我去找你的嘛!/理直气壮×
飞刀剑:反正都玩完了/无语
就先提早祝你生日快乐,满18岁也算里程,值得庆祝
流云:哎呀前辈你还记得我生日呐?
好像是不远了!有给我准备生日礼物嘛!!!(兴致勃勃的
飞刀剑:唔,之前不是说你可以提一个要求,只要别太过火都会做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星期一17:48
流云:把弧揉吧揉吧塞嘴里/对哦我还有个要求呢!
嗯……暂时还想不到,我需要好好思考俩天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昨天13:22
飞刀剑:你随意,生日当天再跟我说
流云:好,前辈我先去训练了,明聊?
飞刀剑:嗯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0:00
流云:刘小别你好,蓝雨的卢瀚文有个恋爱想跟你谈一下,有时间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09:30
飞刀剑:呃,游戏输了?
流云:......才不是呢!
@
“!”
手机突地震动起来,通讯要求盖过QQ画面,迅速划拉,果不其然传来的是那家伙的声音,“前辈你答应要送我成年礼物的!”
“是没错。”这跟大冒险又有什麽关系?
“那我希望,小别前辈能认真看待我喜欢你这件事,再答覆。”意外冷静认真的语气。
我不禁愣神,内心犹有动摇:“......我男的。”
“我知道啊。”噗嗤一声。
笑啥笑!

“你是同志?”震惊地。
卢瀚文顿然:“你讨厌gay吗?也对,毕竟我原本也......”沮丧喃语。
“不!我并不讨厌,应该说我就是。”忍不住激烈反驳,又转而沉声,“但你是直男吧?为什麽选择踏入这个非主流的圈子里?为什麽会喜欢我?卢瀚文,不要把崇敬当恋爱,同性恋的路没那麽好走,而且你还小。”对他说,也说服自己似。
对面安静片刻,倏尔诧异:“前辈你原本就喜欢男生?”不敢置信的惊呼。
糟糕:“......嗯。”
“那不正好!”他随即喜悦道。
“靠,你有没有听我前面说的?”眼角抽搐。
“啊,有,只是前面太惊讶就......”
“......”能靠谱点吗?
“可是,我很自然地产生因为「就是你、就是我」,所以就想在一起的感觉。”淡淡接话,带着琢磨用词的小心翼翼,“你的任何地方都喜欢,之後也想认识更多的刘小别!前辈你不懂,那绝对并非崇敬——我、我甚至会对你性奋啊!”最後憋出的话几乎破罐子破摔。

“......!”手抖,也不知吓的还臊的。
卢瀚文恢复情绪,竟却带些怒气:“别再说我小,18岁已经可以为自己负责吧?当初就有思量,如果只是错觉当然放弃;但,这些不应该的感情也持续快2年,我真的真的不会後悔。”许诺。
噎到般陷入沉默,“难道你不怕家人反对,不怕社会压力?”
“......怕啊,可是我只想简简单单跟你走、安安静静陪你过。”
“只要前辈也愿意陪我!我就有勇气了!”

但是小鬼,你不在意的事,我就算和你一起也没有勇气呀,因为我在意。
叹息:“再让我考虑吧。”
“好......那不管答案是yes or no,依旧可以再来找前辈pk吗?”
还惦记pk 呢?
“......行”略感哭笑不得。
@
卢瀚文跟他告白了。
有点被感动,更有种对方不知不觉间就长大的失落。

......说实话,我应该是喜欢他的。

仿佛心不能控制,对一个比自己小的孩子产生想法。
可我几乎能想像,在公共场合他牵住手,而自己却因畏惧视线而挣脱、对上恋人失望眼光的画面。 

无论是与卢瀚文的关系发生变化,抑或从得知性向不一样那刻起便一直装作无事的刘小别;他比上我,已经成熟许多了。

下意识地伸手抚摸颈项,皱了皱眉。
窒息、混杂,情感困在原地,脑袋发昏的。
无法给予同样等份的爱,所以拒绝也只是结果,不应该给他期待才对。
不是吗?
裹进被子,恼怒地盯着窗外飘落如雪的雨,纷纷攘攘,打在心头,泛起波纹涟漪——停滞的拇指重新按压,call给同队的某人。
“喂?小别?”
“问个问题。”
“啊、哦,问吧。”
“磨王打法,你怎麽坚持的?”
“......又迷惘啦?”似有所了,许斌反问,“你想走哪一条,只要选择不会後悔的坚持不懈,就是对的。不管哪战队,我们职业选手不都如此?”
“也是......呢。”
“好啦我还得陪我妈逛街,假期回去微草再聊。”
“好,谢谢。”
既然如此,我到底为何没直接拒绝?
握紧拳头,张开。

是给他希望,还是自己不想放弃希望?

真是,自从你出现,一切都不对劲。
“身为前辈,这样太难看了。”
@
《第三人称视角》
12月25号圣诞节当天凌晨,蓝雨卢瀚文的私窗跳出回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小别前辈】
星期六00:00
飞刀剑:卢瀚文你好,微草的刘小别有个恋爱想跟你谈一下,有时间吗?
@
如果无法控制的话,就顺其自然吧。

按下enter,刘小别轻舒口气。
——不知道他看到会怎样?
撑颔,微扬嘴角,表情竟依稀和之前某人重叠。

恋爱的那种,忒柔和。

评论(9)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