岚月旋

一生无悔入动漫小说,永久坚信其绿洲誓言
彩色之翼会长

目前同人文跟自创皆发,更文速度不定,主全职,然而其他动漫小说也看!
(时常会进行重覆修改
近期将对目前七篇文章进行内容修改和备注增加,届时会删除重发,望旧雨新知继续支持!

涉及小说圈、cos圈、绘画圈、动漫圈、语c圈、游戏圈等,原本混贴吧冒天现也打算来这晃晃的湾家人,非专业但诚心喜爱的小透明,随时欢迎聊~

【紅松】無題

*紅松

*清水甜文

*有請風侍零代發過

一日,晴空萬里而無雲。

六兄弟今天也到處亂晃,一下子就分開各做各事……

「啊啊啊好無聊!好歹カラ松可以游泳,チョロ松可……怎麼搞得好像只有我沒事可做?」身為長男的おそ松一臉哀怨地站在馬路上嘆氣。

「算了算了,我還是回家吧。」

想起上次曾經的糟糕經驗,おそ松難得放棄繼續上街行動。

「咦?トド松?」

「唰」地拉開門,おそ松意外見到他們家的么男:「怎麼?沒去把妹啊?」

「おそ松兄さん。」喚了聲當作回覆,トド松只是頭也不抬做著手上細活:「真是……她們是我朋友啊,如果真想把也不該用這詞,女性會退避三舍的喔?」語尾還上挑,帶著可愛的語調。

「唔……!」

被著明明是男生卻穿粉色衣物且女子力高到破表的弟弟一說,おそ松心中湧起一股莫名怒氣不禁咬牙切齒:「好......所以你現在在幹什麼?」勉強壓下自我催眠。

我是好哥哥我是好哥哥……(無限循環播放)

 

「啊?因為我的睡衣前陣子脫線了,正好今天沒約就想說有空來縫一縫呀。」トド松江最後的線頭順暢打上結,然後才抬頭,露出一個可愛治癒的校:「おそ松兄さん你沒眼睛嗎?」

「——」

六兄弟的長男此刻好像聽到理智斷線的聲音。

嗯,誰叫トド松腹黑又作死呢?

 

「トド松!!哥哥不發威把我當病貓蛤?」

「嗚呃,呃好痛痛痛……你捨得嗎?我要跟其他人說おそ松兄さん欺負我!」

「……嘖。」

還真捨不得。

 

看弟弟露出淚汪汪的眼神抗議,尤其是那個最小的,就算知道偶大半是張無辜,おそ松本人在打他一拳後仍是小小心軟了。

「警告你!不要仗恃自己的樣子欺騙女性……而且要尊重你家大哥知道嗎?」

「耶?」聽罷明白長男放過自己,トド松先是一愣隨後輕笑:「好好,おそ松兄さん對我最好了!」

「……嘛,現在也中午了,我去外面買吃的。」有些不自在的轉移話題,發現剛剛竟然因為自家小弟那燦爛無比的笑而恍神,おそ松邊拿錢離開邊懊惱地喃喃自語。

「那、大哥我也要一份!和之前一樣的!」トド松趴在桌上伸出一根手指點餐道。

「哎……不要!給我自己去。」

おそ松爽快拉門關上離去。

「嘖嘖おそ松兄さん真彆扭,我都看到他拿兩人份的零錢了說。」

隻手撐頷,么男搖完頭打了個哈欠:「呼啊......好睏......」接著像是終於成受不了,倒頭就睡。

「喂—小弟你的食物啦—」

拎著一袋香味四逸的午餐,おそ松還美喊完就發現トド松已經睡死,縫好的睡衣也原封不動地扔於一旁。

 

「真是的。」無奈嘆氣的おそ松把食物擱置在桌邊。

「來叫醒他吧……唔……」一走近,發現自家弟弟實在睡在無比香甜,他最後只能在心中咋舌。

#

……

…………?

感到一絲不適,我微微瞇起眼。

而首先映入眼簾,除了自己的睡衣外,還有一抹紅緊靠左側……嗯?身體好像懸空?

「……おそ松、兄さん?」

才剛說話就全身一震,接著是從頭頂傳來的熟悉男音:「啊啊,你醒來啦。」還帶點掩飾什麼的口氣。

 

「呃,這是?」

沒料到等略清醒後,赫然注意原來被「公主抱」了。

……咦!

「我剛買好午餐……不過你再睡會兒。」おそ松兄さん邊出聲道邊把我輕放在已經鋪好的床。

明白對方是為自己著想後,不禁笑開了眼。

「好……謝謝。」

難得坦率一些。

他為愣,隨之上揚嘴角:「好啦快睡。」

傾身,吻額。

接著走出房間,關燈。

「!?」

瞪大眼,在黑暗中手撫上那似乎仍殘留溫濕的地方。

「……」然後發覺自己的臉像火著似燒起,熱昏昏的。

 

我只能急忙拉棉被裹住全身,悶頭低喃:「哥哥好狡猾……」

而在外邊的おそ松。

「我果然……」

腦內出現了剛剛親トド松時,么弟臉上呆滯而微紅的表情。

 

——怎麼辦?我竟覺得……他好可愛,可愛到心臟快停止似……

「喜歡上,トド松了吧。」

(end)

评论(2)
热度(6)